义乌等地鼓励复工,他们这样防群聚感染

时间:2020-02-26 21:26:02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(原标题:包专列给奖励,义乌等地鼓励复工,他们这样防群聚感染)

核心提示 01 2月16日,由义乌市政府派出的首批6辆包车发车,前往云南、贵州、安徽迎接企业员工复工。义乌市还规定,对于企业自行包车、拼车接送员工产生的费用,也将由市政府全额补助。 02 在浙江,将各县根据疫情风险状况用五种颜色进行等级区分,只有低风险的县才鼓励复产复工,浙江还统一使用不同颜色的“健康码”来区分每个人的风险等级。

“我们总部是70个人,现在已经回到杭州的有50多人,整个运营已经没啥问题了。”杭州零零医科技有限公司CEO陆元权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零零医所在的杭州北部软件园智慧信息产业园,在复工之前就推出了一个楼宇管理软件,所有员工都在上面打卡、登记健康状况、领取电子版复工证。此前员工回到杭州之后进小区还有点麻烦,而现在基本上都能进去了。

受疫情冲击,全国各地的企业都推迟了复工时间,而地方上实施的封村封路等防疫措施,也让许多企业员工返工变得困难。近日,从中央多个部委,到东部沿海地区的地方政府,都已经推出多项措施,推动企业及时复工复产。一度被疫情冻结的经济流动,正在迎来解封。

多地出台政策鼓励复工,有地方政府包车包专列接员工返岗

“疫情发生后,园区就开始了封闭式管理,只留下一个入口,每天都对进出人员测量体温。”陆元权告诉新京报记者,作为一家互联网医药企业,为了保障客户订货,公司从1月31日就开始值班了,后续的复工申请也非常顺利,“我们提了申请,政府核查之后很快就批准了。”

2月16日,杭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知:除影剧院、景点等易造成人员聚集的负面清单行业外,企业交材料后可自行复工,无需等待审核。2月17日,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发布会上提出,当前浙江已从原先的疫情防控为主,转变为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兼顾。

在疫情不严重的省份和城市,尤其是东南沿海的经济发达地区,保障企业复工特别是解决用工问题的政策密集推出。以深圳市福田区为例,该区人力资源局于2月19日发布的《福田区防控疫情招工支持申请指南》指出,符合条件的人力资源中介机构,在2月1日至7月31日期间为辖区中小企业提供招聘服务,新招聘员工连续缴交社保2个月以上,累计招聘30人以上(含30人),一次性补贴5万元,每新增1人补贴500元,累计一次性补贴不超过30万元。

更有不少地方为支持企业复工,直接派出包车甚至专列去接务工人员。2月16日,由义乌市政府派出的首批6辆包车发车,前往云南、贵州、安徽迎接企业员工复工。义乌市还规定,对于企业自行包车、拼车接送员工产生的费用,也将由市政府全额补助。对重点企业、重点地区的员工,由政府组织专车、高铁专列、专门车厢负责接送。新京报记者看到的一份金华市的返岗专列相关文件显示,员工乘坐该趟高铁的费用也都由金华市金东区政府买单。

返岗专列文件截图
返岗专列文件截图

部分员工因封村封路回不来,有企业强忍亏损开工

“我们的工人回来得很少,目前只有五六个工人在上班。”金华小飞鱼玩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沈骞告诉新京报记者。平日里,小飞鱼有七八十名员工。公司的工厂设在金华市,门面则开在义乌国际商贸城,两地政府都出台了许多措施促进员工返工,但是现在面临的问题是,有的工人老家封路封村,工人出不来。

“现在工人也很着急,他们也要赚钱,要养家糊口,但是真的出不来。”沈骞表示,公司已经备好了开工需要的防疫用品,也一直在和工人们联系,今天还有工人在找公司开复工证明。“也不知道提供了证明之后有没有用,因为对方也要往上报。”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可能你从自己的村里能够出来,但路过另一个村子,就又被拦住了。

尽管如此,工厂仍有订单要做,有客户在要货,2月18日,工厂还是开工了。人手不够,机器没法开,就利用年前生产出来的一些半成品,手工完成剩下的步骤。沈骞表示,开工申请很顺利地获得了批准。“现在政府非常支持我们开工,因为现在也要抓经济。”她转给新京报记者的一份当地政府的公告显示,对于严格按标准落实复工防疫措施的,将按员工总数给予1万元至15万元不等的补助。此外,政府还在交通运输、防控物资保障等方面出台了措施,扶持企业恢复生产。在工厂复工当天,当地政府还送来了绿植鲜花表示祝贺。

“现在也是贴钱的,但不管怎么说,先把工开起来,能做多少算做多少。”沈骞表示,公司的工厂和铺面都是自己的财产,成本还相对低一些。而如果当地一个四五十人规模的企业,工厂和铺面都是租来的话,一个月成本要在6万块钱左右。她一边安抚工人,一边期待着,一周或者十天之内,云南贵州等主要工源地能够放开工人的流动。为了吸引工人加入公司,公司推出政策,老员工带来新员工的,将给予1000元的奖励。

事实上,在疫情逐步平息的情况下,一些工源地省份也已经开始拆除“关卡“。据媒体报道,2月15日,贵州省就已经宣布,疫情防控期间各市州、各县、乡村之间设立的“关卡”开始陆续取消,以畅通省内交通、流通。对于仍然存在的人员流动难题,有分析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这或许是政策落地的时滞导致的。

防群聚感染成复工考验,有企业主期待疫情后生意反弹

2月19日,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,国家发改委运行局二级巡视员唐社民在回答媒体提问时也表示,在复工复产过程中,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、小微企业还面临很多问题,比如返岗工人不足、交通物流不畅、产业链配套难等问题,有关方面都在积极地想办法,帮助企业解决这些难题。总体上,复工复产已经取得了积极的进展。从区域来看,广东、江苏、上海等一些经济大省(市)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复工率超过50%。

发布会上, 人社部就业促进司副司长宋鑫介绍,相关部门也在促进有组织返岗。对成规模、集中性返岗的劳动者,会同相关部门开通专车专列等,努力实现“出家门上车门,下车门进厂门”。

企业复工之后,如何保障员工健康、避免发生群聚感染,也成为摆在各级政府和企业面前的重要考验。在浙江,将各县根据疫情风险状况用五种颜色进行等级区分,只有低风险的县才鼓励复产复工。浙江还统一使用不同颜色的“健康码”来区分每个人的风险等级:来自省外重点地区和省内外其他高风险地区的人员的二维码为红色,要隔离14天,连续14天健康打卡正常后才能转为代表普通健康人群、可以凭码通行的绿码。而处于中间的黄码人群则需要隔离7天且连续健康打卡正常后才能转为绿码。

在杭州零零医,公司为复工准备了两千多个口罩和大量的消杀用品。除此之外,公司还鼓励员工通过微信、电话等形式联系客户,通过直播来做员工和客户的培训。

2月18日,义乌国际商贸城一、二区恢复开市。“现在客人还很少,几乎没有,不过这不要紧,我们早就通过线上的微信等平台接单。”沈骞表示,等疫情过去,自己还想在线上渠道上花更多的力气。

沈骞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开始做生意的那年正好是2003年,当时市场上也是空的,很少有人。但是“五月份就开始好起来了,等病毒一消退,生意就完全恢复了,甚至有点报复性增长的感觉。”沈骞还记得,那年7月份,家里就买了一台奥迪汽车。现在,她也期待着疫情能够快点结束。

义乌防控再升级:每家每4天可派一人外出采购

义乌市原定“每户家庭每两天可指派1名家庭成员戴口罩外出采购生活物资”的“211”制度调整为“每户家庭每四天可指派1名家庭成员戴口罩外出采购生活物资”的“411”制度。


延伸阅读 为何称现在是疫情最艰难的时候?钟南山这样回应 7省份下调疫情防控响应级别 防疫与复工如何兼顾? 陕西安康点对点包车送数千名农民工返岗复工 杜嘉悦 本文来源:新京报 责任编辑:杜嘉悦_NK6020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